辻佑

这里辻佑! 经常语言组织不能 话废一个quq 虽说是话题终结者 但还是很想和大家说话交朋友!(你)
下面是自己厨的一些东西↓
MHA↓
出久中心(沉迷大三角无法自拔)

YGO↓
武藤游戏是我的天使!!
(他是我的精神支柱!!)

刀乱↓
长谷部是我活下去的动力!!

其他↓
cp:吃所有all主角√ 基本不逆(逆了会很难受 但是安利会稍微看看x)
以前厨中心:i7的2 8/弹丸的日向

吹爆系列↓
为所有太太们疯狂打call!!我爆灯!!我社保!!!我在天上为太太们吹号角!!!

另外↓
现在在写手的边缘努力试探. jpg
文笔渣 脑洞小 这样下去可不得了x

※还有三次元变忙了 随缘更新了qwq 努力构建脑洞中

【all久】堕天使『1』

※ooc有 很雷注意 !文笔超级无敌烂 废话超多 小学写作水平 请酌情观看!
※前期微微黑久
※流血/失忆要素有
※all久真香 本文→死出(前期)/轰出(后期)/胜出(微)
※若有撞梗很抱歉
※原作台词借鉴(不知道可不可以这么赖皮x←ntm)

『1』

【已经没事了,要问理由?】
【因为我来了。】
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却极大的触动了当时幼小的绿谷出久,像欧鲁迈特一样,成为一个可以笑着拯救他人的英雄,这便成为了我,绿谷出久长久以来的梦想。

我本是这么想的。

【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,出久是这一代非常罕见的,不具备任何个性的形态。】

『诶......?
我是无个性...?
无个性是...?
诶??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......??』

“哈哈哈不是吧?绿谷志愿也是雄英啊?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吧?”
“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......

“废久,你有什么能力啊?!
区区一个无个性,你根本就不配和我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。”已经记不清这是小胜第几次对我说这样的话了。
『啊啊,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...我比谁都清楚 我的力量(无个性),是远远比不上大家的...就算是这样...可我还是...』

“哈哈哈哈哈真可怜。”
“别欺负他了爆豪。”
“是啊是啊可怜死了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真过分。”

“小...小胜,我...我没有想要和你站在同一起跑线竞争的意思...只...只是...成为英雄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...”

『就算是无个性,就算我没有力量,但我还是相信,这个世上一定有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。』

“哈??你在说什么梦话啊?不准考雄英哦,书呆子。你要是真的这么渴望当英雄的话,我有个更高效的办法哦。坚信自己来世一定具备个性,然后从屋顶上来个狗爬式的一跃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太过分了。”
“走吧走吧,回家了哈哈哈。”

“是叫我去死的意思吗...真是有小胜的风格呢...不过,我是不会死的哦,小胜,我一定会成为英雄证明给你看。”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,只有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的说着这些无所谓的话,明明这些话谁都不会听到。

啊...还意外的挺冷呢,然而我现在为什么还会来到天台呢,真是矛盾。【坚信自己来世一定具备个性,然后从屋顶上来个狗爬式的一跃。】...吗,哈哈哈。小胜啊...或许正是因为我知道自己连跳下去的勇气都没有,所以才来到这吧,如今我站在这里一点感觉也没有哦。
生活不会那么轻易改变,明天依旧还会到来,然后过着和以往一样的日子,这样不断反复的进行。
我是不会做出跳楼这种傻事的哦,毕竟我不能把妈妈一个人丢下,我还没有完成我的梦想,我还没有...

?!!

“诶...?”
“骗人的吧...?”
对于突然失去平衡的身体,绿谷出久只是突然吓了一跳,然后由最初的惊吓不断转变成了恐惧和不安。

诶...?
不是吧?!
我......
坠楼了...??
等等...等等...刚才那是
是有人故意把我推下去的?!
『不是吧,谋杀?我这种人有什么价值被...』

谁来...
谁来...救救我...!
骗人的吧骗人的吧,泪水不断往外流着。
糟糕糟糕糟糕,怎么办怎么办,早知道一开始就不该来天台,这个时间还是在学校出现英雄的概率是多少,几乎为零...可恶可恶,我难道就这样要死了吗...?太没出息了,不能放弃啊,可...可是......已经没办法了,对不起妈妈对不起。小胜...我真的要死了,不知道你听了我死的消息之后会是什么表情,不过那都和我没关系了。

『不过终于可以解放了不是吗。』

“诶?!!什么东西?!唔啊啊!!!”眼看就要摔到地面变成肉酱了,但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一堆黑雾,绿谷也就这样掉到这团不明的黑雾之中了。

“唔...诶...?”
我...没死?绿谷出久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,然后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和背后那软软舒适的沙发床,他慢慢半坐起来,先是看了看自己那瘦弱的双手,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,这才松了口气。由于受到了些惊吓,绿谷现在还有些没缓过神。直到一旁的男人开口说话,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旁边还有个人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一个穿着酒保服的男人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看向绿谷。“要不要喝点什么?”

绿谷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,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几秒,看样子是个小酒吧,“啊...啊!不...不用了!谢...谢谢您...是您救了我吗?您是职业英雄吗?真的很感谢您!!我要怎么报答您才好...”绿谷下意识的又开始讲个不停。

“哈哈,明明是我先提问的,你倒是开始不断问起我来了。”说着男人便笑了起来。

怎么说呢,感觉这个男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人,绿谷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。

“我是黑雾,不是什么职业英雄,我只是碰巧看到你坠楼,没想太多就把你救下来了,因为不是只有英雄没有执照,擅自用了个性,所以还请你不要说出去。”男人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擦着杯子。

“嗯...总之谢谢您黑雾先生,没有你我肯定现在已经...真的很感谢!!”绿谷得知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稍稍放心下来,但越是待在这里越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违和感。

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,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,即使面前的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依然消除不了压在心底的一些不安。现在能做的就是赶快离开这里回家。
“那...那我就告辞了!真的很感谢您!”

既然我坠楼昏迷了,为什么不把我送去医院?
为什么在那个时间点会刚巧有人路过?
为什么越是待在这里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?

绿谷朝着酒吧的大门走去,男人没有发话,看样子也没有阻止他的意思。

是我想太多了吗...
“那...那黑雾先生再见!!真的很感谢您的救命之恩!”走之前也不忘了礼貌的回复一句,这可能就是绿谷他本来就很老实的缘故吧。
绿谷推开门就这样走了出去。
看来真的是我想多......诶?!
明明自己已经出门了,可为什么自己还在酒吧啊?绿谷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就这么呆了几秒钟,发现并不是自己没有出去,而是谁动了手脚,谁这么做一眼便知。

“你做了什么!”

“对不起呢,现在还不能让你回去。”

诶??什么意思?不让我回去?为什么?
“诶?黑雾先生为什么...”绿谷突然慌张了起来,有种不祥的预感...

“回来了吗...”
“死柄木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的弔哥出来了x 第一次写文老刺激了 真的一写发现好难 (果然我还是适合给太太们打call!) 我真的是个甜食主义 不喜欢刀!前期就是弔哥和出久的幸福生活后期成了轰总的媳妇(不你)←对不起胜出真的不太会写 离具体脑洞还很漫长x 应该是个糖!...吧x 前期我就不打轰出tag了x

『另:因为从未写过文 取名是不可能的 这辈子都不可能取名的 而且没怎么看过书(ntm)
文笔可想而知会无比幼稚+超多废话+超雷 如果这样也OK的话那以后也请多指教
第一章啥都没有 这么水会有人看吗(ntm)』

评论(3)

热度(71)